“雪亮工程”农村全覆盖视频监控 家电手机均长眼

中国庞大的视频监控系统“天网工程”建成之后,又一项以农村为目标的“雪亮工程”已经起步,并首次纳入中共中央一号文件。中国的所谓“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几乎实现了全覆盖。广东一家企业为雪亮工程推出一套监控系统,利用家庭电视机与智能手机,推动监控视频入户到人。 中国公共监控系统令不少网民感到“毛骨悚然”。去年中国建成世界最大视频监控系统,能准确识别行人年龄、性别、穿着,甚至可以识别行人脸部,全国城市监控探头已超过两千万个。今年一月,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又首次将“雪亮工程”列入用于对农村的视频监控。 据中国法制日报早前的报道,“雪亮工程”即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应用。根据“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中国将基本实现“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应用。根据四川省综治办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12月底,四川省已完成14087个村的“雪亮工程”建设,新装监控探头41695个。 广东企业美电贝尔声称研发了“雪亮工程平台系统”,利用家庭电视机和智能手机推动视频监控入户到人,实现人人可监视,处处可监看,时时可响应。网民们对此系统感到震惊。一位微信用户称,太恐怖了,表面上该系统可用来监视自己家庭是否被人入侵,但实际上公安可通过该系统监控家庭成员在室内的一举一动,的的确确做到了“全覆盖”。 一位要求匿名的网民周五对自由亚洲电台说,现在不要说监控,就是你在微信上说几句对社会不满的话,都会被警告: “手机啊、网络啊一直被他们监控。我一个安徽的朋友已经被边控,他买了机票出国,但出不了。随时被他们限制或迫害,或者去喝茶、监控,总之给人感觉很不自由”。 据官媒称,“雪亮工程”是以县、乡、村三级综治中心为指挥平台、以综治信息化为支撑、以网格化管理为基础、以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联网应用为重点的“群众性治安防控工程”。因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称之为“雪亮工程”。简单的来说就是利用群众各家各户的信息系统为基础,通过视频监控布点,形成针对农村地区治安防控的监控项目。 另外,近期一张北京地铁站张贴的“与外国人约会要警惕间谍”的宣传海报在网络热传。发帖者“布兰诺强哥”称,突然为这个国家感到可怜,挣扎了一百年还是没能从愚昧中挣扎出来。记者发现该图片首发时间是2016年,但近日再被网民拿出来嘲讽。广州律师隋牧青本周五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这是一种文革加冷战的思维。他的意思是培育全民告密的恶习,也是增强民众敌我意识,同时是在制造恐怖气氛,威吓与外籍人士交往的那些人。这样做的不良后果很多,其中告密恶习会让民众的道德进一步滑坡堕落”。 隋牧青说,在互联网风行的世界和人们观念越来越开放的年代,这种开倒车的做法恐怕收效甚微,徒留笑柄。 来源:自由亚洲

Read more

玫瑰团队被指涉颠覆国家 数十人先后被抓

民间组织「玫瑰团队」被指涉及颠覆国家行为,近日全国各地不少与团队有联系的人士,都被国保约谈,据报已抓了50多人。有「玫瑰团队」的成员表示,现在已有很多成员被吓怕,不敢再为团队服务,更不敢承认自己是团队的一份子。 关注「玫瑰团队」人士,近日陆续收到当局的警告,要求她们退出「玫瑰团队」的社交群组,不要再关注这个团队的情况。 其中一名被警告的山东访民丁玉娥周五(30日)对本台表示,她曾经加入了「玫瑰团队」的QQ群,关注团队的活动。但是,近日就有国保传召她问话,要求她远离团队,国保又对她说出恐吓的说话,令她感到不安,她向国保表示对团队事情不清楚,而她现在已经很少在群组内发言了。 她指,有些维权人士希望了解一下「玫瑰团队」被约谈人士的情况,帮助他们。但很多被约谈的人或被国保吓怕,都不会透露约谈的情况。 丁玉娥说︰那天他们到我们单位去,找我说是警告我们就是说离这个「玫瑰团队」远一点,徐秦(玫瑰团负责人)已经被抓了,而且被煽颠罪了,然后又说「玫瑰团队」他说就抓了51个人,然后说「玫瑰团队」的成员都已经被抓了,如果不听劝告,后果自负。对「玫瑰团队」我说我了解不是很多,好多人有可能说因为这个事被约谈,他也不一定会说。 另一名被约谈的河南访民郭春平表示,他曾经加入了「玫瑰团队」的微信群,但是早已经退出了这个群,但他近日亦被国保传唤,要求他不要再关注团队活动,他更因为与国保发生口角,而被殴打。他表示,其实「玫瑰团队」只是关注民众的情况,帮助弱势社群,或许这样就揭露政府的腐败情况,而触怒政府。 郭春平说︰他就是一个群,是不是?但是她(当局)看就不一样,她就以她的这种思维,她的眼光,她就觉得这种存在对我有威胁了,我要想办法给它搞掉。 为逃避中方打压,而逃亡到泰国的「玫瑰团队」成员湖北访民柳学红表示,「玫瑰团队」至少有2000多人,由于当局大力打压,甚至有一些公安人员混入群内,监察成员的一举一动,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再发声了。她近日在泰国拉横额抗议,希望当局停止打压成员。 柳学红说︰被抓被喝茶,有的现在都不敢说自己是「玫瑰团队」的人,很多中共的人混在里面,他们很多这些冒充,有的也加入「玫瑰团队」,实际上他们就是来破坏的,我们就是在呼吁,不管有没有作用,我们都要呼吁,引起国际人权组织,和那个国际社会来关注。 「玫瑰团队」是湖北异见人士秦永敏创办的,不少关心中国人权问题的公民都加入这个群组里,发表对社会问题的看法。群组负责人徐秦早前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注该团队的人士,近日陆续被警方约谈。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Read more

中国VPN整治大限将至 外企忧网络封锁升级

中国工信部去年初发布了《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承诺将对 VPN (俗称“翻墙软件)市场进行专项整治,整治工作将于 3 月 31日本周六结束。也就是说,中国可能将从即日起屏蔽未获批准的 VPN 服务器。 根据中国官媒去年1月公布的消息,中国工信部将整顿互联网接入服务,未经批准不得自建或租用VPN。 报道说, 决定自即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对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开展清理规范工作。 法新社报道称,从4月1号开始,中国公民和在中国境内的外企绕过网络监控“翻墙”的难度将加大。 法新社指出,据估计,在中国对脸书,推特,谷歌和youtube网站封锁的情况下,有上千万人需要借助VPN服务器链接境外的社交网站。但中国政府已经决定对这些绕过“网络长城”的做法宣战,从3月31号开始,个人和外国企业都必须在经过政府允许的VPN服务器中进行选择。而不少外企都在中国境外拥有自己的VPN服务器,以便链接被中国封锁的网站和进行网上管理,但今后,他们将必须经由中国指定的三个服务器进行对接。 驻上海美国商会主席Jarrett Kenneth认为,外国企业及其雇员将受到中国相关新规的影响。他说,外国企业在华普遍使用谷歌提供的网络服务平台,如果VPN链接受到进一步限制的话,外国企业可能也会受到更大影响。 外企如何应对?一个匿名的外国技术企业的总裁表示,他们将向中国政府申请一条VPN线路,这是最好的办法。她表示,由于公司的业务集中在北京,因此不希望因为违反规定而让其VPN连接器受到影响。 法新社指出,目前外企并不清楚违反相关规定可能带来哪些惩罚措施。 去年12月份,广西人吴向阳被判5年半监禁,罚款50万元,他的罪名是“非法使用VPN服务器,销售服务器谋私利”。 法新社还引述关注中国网络审查的GreatFire团体内部的一名同样要求匿名的成员表示,中国加强对VPN的管理目的有两个,即在进一步对中国的网罗进行控制同时,屏蔽一些便宜的网站,以便为中国境内的网站带来更多的收入。   来源:法广

Read more

国际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状况比5年前差得多

今年秋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第三轮“普遍定期审议”。至少两个国际人权组织星期四在向联合国提交的文件中指出,相比四年半前的第二轮审议,中国的人权状况不进反退。报告指出,尤其是习近平上台后加紧对社会进行控制,致使上次审议中中国政府承诺的相关领域中人权状况非但没有改进,相反更加恶化。 异议人士狱中死亡事件频发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今天说,中国自2013年3月习近平上任以来人权状况不断恶化,异议人士、律师遭打压;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重重监视中死于医院中。中国政府对社会的控制甚至走出国界,损害到国际人权机构。 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今天说, 中国应立即无条件释放目前在中国监狱中关押的50多名记者和网络博客博主,其中10人面临死亡危险。该组织还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蔑视自己宪法保证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人权观察和无国界记者的报告都是为今年秋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对中国进行第三次普遍定期审议作准备的。4年半一次的审议依据三类文件:受审议国家的报告,联合国方面汇总的信息,来自非政府组织的信息。 人权观察的报告说,自2013年10月上次审议以来,中国人权恶化的突出表现之一是越来越多的异议人士在监狱服刑中死亡。除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外,人权观察提到中国维权人士曹顺利。2013年她因前往日内瓦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而被当局拦截拘留,并于2014年初因得不到医疗照顾死于监禁中。报告还提到了西藏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异议作家杨同彦、伊斯兰学者穆罕默德·萨利赫·哈吉姆。 任意羁押愈演愈烈 人权观察的报告说,中国在上次审议中承诺要禁止酷刑,承诺在逮捕和拘留事件发生后立即通知亲属和有效的法律代理;承诺完善职业律师的监管框架;确保被拘留者迅速接触所选择的辩护律师;承诺尊重言论自由的权利;推进法治,深化司法体制改革。 但是,中国政府仍以言论为由任意羁押许多人,他们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维权律师王全璋、瑞典公民桂敏海、西藏文化权利和教育倡导者Tashi Wangchuk、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利哈木·土赫提。 据《基督日报》今天报道,中国维权律师、基督徒张凯为教堂遭拆除提供法律辩护而遭当局传讯,他担心自己可能无法忍受第二次监禁。 他在脸书中写道:“如果再次被捕,我可能无法忍受被拘留。”他写道, “我拘留后录制的所有采访和录像都不能代表我的真实意见,我会努力坚持下去。” 大规模监控更为严厉 人权观察的报告说,中国虽然在上次审议期间接受“确保言论自由”的建议,但当局继续因言论逮捕记者、作家和维权人士。政府进一步收紧对互联网的限制,采取新措施限制翻墙工具。 在上次审议中,中国政府接受了尊重基本权利和废除任意羁押的建议,但中国政府利用包括生物统计学、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最新技术,加强全国范围的大规模监视;中国警方已经搜集了4000多万人的DNA以建立全国搜索数据库。 中国政府在上次审议中接受了“保护少数民族权利”的建议,但在新疆,当局加强监视;2016年4月,数万名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士被送往“政治教育中心”,在那里被单独监禁。 自由亚洲电台星期四报道,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乌兰哈达苏木四家子村,蒙古族牧民王丫头和托娅,因向各级政府持续上访维权,3月28日被当地公安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中国政府在上次审议中接受了禁止性别歧视和基于性取向的歧视的建议,但现实中对女权组织和同性、双性、变性等组织充满敌意。 一国两制屡遭破坏

Read more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呼吁释放中国公民记者甄江华

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周三发表公告,呼吁北京当局释放已近被监视居住六个月的中国公民记者甄江华。3月29日是甄江华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的日子。按照中国的法律,类似的监视居住的期限不能超过六个月。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edric Alviani)表示:「我们要求北京当局尊重自己的法律,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满后释放甄江华」,艾玮昂特别提醒外界,中国警方逮捕甄江华后,将他关押在与外界隔绝的黑监狱,甄江华极可能受到虐待,因为这是黑监狱常见的情况;而甄江华的仅仅是对外传递消息,他的行为完全受到中国宪法的保障。 网名为Guests Zhen的32岁的甄江华是中国年轻一代中捍卫公民权利的代表人物,他所管理的「权利运动」网站和「翻牆网」,纪录了中国公民社会运动的实况,也为网民跳过中共的网络审查制度提供技术建议。 中国广东珠海警方于2017年9月1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了甄江华,当月29日便对他进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甄江华至今未能与他的律师会见。 无国界记者上周发表公告,指出中国各地的监狱中至少关押了五十名记者,公民记者或者博主,他们中有人被判处终身监禁,包括伊利哈木,黄琦,等人很可能因关押条件恶劣而提早结束生命。 在无国界记者组织最新出台的新闻自由排行榜中,中国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6。 来源:法广

Read more

一部电影让他失去十年青春和自由

他花了五个月的时间,拍了一部被中国政府查禁的纪录片,然后被抓,判刑六年。 出狱后的三年半中,他仍遭监视,行动受限,直到2017年底,经过一场艰难而危险的逃亡之旅踏上美国的土地。 有人说,中国政府欠他十年光阴。他说,如果重新来过,他还会做同样的事。 一场赌上青春的冒险 顿珠旺青,1974年出生在青海藏区一个农民家庭,没上过学。2007年10月,他和朋友、僧人久美嘉措在青藏高原展开了一场冒险之旅。 他们骑着摩托车,带着一架摄像机,一个村子挨着一个村子,跑遍藏区,用镜头记录藏人讲述生活在共产党治下的无望和挫折。 十年后,回望这段经历时,他对美国之音说,拍摄前他把家人安顿在印度,一个人回到中国,他深知这意味着怎样的风险。 他说:“ 我百分之百地确定我会坐牢,我不相信中国的法律。我生长在这里,清楚地知道过去50年来共产党的策略。当我拍《不再恐惧》这部纪录片时,我也告诉我的受访者,你们可以会坐牢、判刑、挨打,但是他们说,如果你能把这些录像带交给达赖喇嘛,我们就不会有丝毫遗憾。” 短暂相逢后厄运降临 因为这部电影,顿珠旺青和英籍藏人德庆边巴的人生轨迹有了短暂的重合。 上世纪60年代,德庆边巴的父母离开西藏,定居英国。她在伦敦市郊出生长大。28岁那年,她决定到北京学中文,因为她意识到,想要真正了解西藏,就必须知道中国是怎么回事儿。 在中国期间,一天,旅居瑞士的藏人朋友嘉央慈诚请她帮个忙。 德庆边巴告诉美国之音:“他要我2008年3月时去一趟西安,去见一个人,拍一些素材,那个人会给我一些录像带。我不了解更多细节,只是很高兴能被派上点用场。我从北京到了西安,见到了顿珠旺青,我们在一起呆了一天,我拍了一些视频,和他聊了聊。我把那些录像带从西安带回北京。此前,他们已经把录像带分批寄到了苏黎世,我很高兴能帮忙送出这最后一批带子。” 西安一别后不久,顿珠旺青就在青海被抓。 他回忆说:“他们把我带走时,我不知道是去哪儿。我被戴上手铐、脚镣,头上蒙了一个头套。在拘留所里,我的手和腿都被铁链绑起来,胳膊被拽得生疼。他们不拿我当人看,用电棒折磨我,不给我吃饭,不让我睡觉,折磨了我七天八夜。” 当年7月,厄运也降临到德庆边巴的头上。 她说:“那天,我正准备去上中文课,打开门时,有很多人已经在门外等候。他们告诉我,你必须马上离开中国。他们说,我参与了一些非法的事。我问他们,我做了什么?他们说,你自己应该知道。我说,我要给北京的英国大使馆打电话。他们没让我给任何人打电话,我得立刻跟他们走。我被送上一架飞往伦敦的飞机。” 境内藏人的心声 与此同时,在瑞士,嘉央慈诚正在加紧将这批偷运出境的录像带剪辑成片。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不再恐惧》在北京秘密放映。在瑞士和印度达兰萨拉,也有很多人看到了这部影片。

Read more

个人独裁野心者不死不休

习近平玩耍中共人大通过修宪,废除最高权力者任期的限制,终于将自己抬上九五至尊、一人独裁专断的宝座。至此,习近平无论实权还是帝王威仪的形式都已比肩朝鲜金三胖。从一人独裁的至尊威仪来说,现在中共中央的其它常委已经不准与他比肩而站,不可像他一样接受群臣下属欢呼朝贺。从掌控权力以及人身安危来说,习近平已将权力团伙同僚打成依附于他的幕僚,每年要接受他审核授权的述职考核。因而,从威仪到生杀予夺的大权,习近平已经掌握了孤家寡人的帝王之权。中共政治局包括最核心的常委,不再是决策权力核心的一员,而仅是执行习近平意志的下属臣僚。 习近平自二零一二年成为中共党魁,便开始抢权、大搞自家的造神运动,也因此批判他独裁野心之声不绝于耳。这种个人独裁行径与抵制抗议的博弈,最突出的便是被称为十日文革的那次。发轫于二零一六年初的十日文革,有两大令人欲忘也难的文革特征:一是占据央视等媒体的扑天盖地的对习造神,其肉麻和下作的程度甚至超过毛泽东当年,什么“习大大爱着彭麻麻”、“要嫁就嫁习大大”,其令人不耻程度前无古人。一是同为红二代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在网络上发文批判习近平的党媒姓党论,立即遭到扑天盖地显然是有组织的文革语言大批判。 但是极其诡异的是不过十日,这凡人都难忍受的肉麻造神和杀气腾腾非致人死地不罢手的文革氛围却嘎然而止,瞬间又变得风平浪静。从内部传闻到网络分析文章均认为,这是习近平个人崇拜和谋划独裁遭到挫败。中共权势集团内部反个人崇拜和个人独裁的力量,发挥了阻止这种最糟糕和必然导致灾难的局面出现。然而这种一厢情愿和过分轻视的解读,在今天看来显然是盲目乐观,未做一点知己知彼的功课,导致其后放松警惕和无所作为,让习近平能够从容布置强攻独裁之位。 十日文革显然就是一个政治陷阱,这从它瞬间爆发又嘎然而止便可知道,不是精密组织和高度统一指挥,绝无可能表现得如此整齐划一令行禁止。布置十日文革的目的就是火力试探,要以此探明反对势力和社会态度,从而找出潜在的反对派系和社会不满人群,并制定出有效恐吓和压制的方法策略。现在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出,习近平对中共内部的反对或不同派系,还有社会大众抵制个人集权独裁的意识,在十日文革后的两年多时间里,采取了颇为有效的策略和手段。概括来说,习近平的这些包藏祸心、不择手段耍弄社会和政治非嫡系力量的手段,依然还是选择剿杀和制造恐吓氛围,不过在时间点上大为讲究和更加追求短期效应,让社会和非嫡系政治力量在惊愕慌乱中无所适从以便达成他的狼子野心目标。 习近平拾掇胡温挑选王储之一孙正才,就是最明显典型的剿杀他派震慑官场,扫除阻力追求独裁野心目标的实例。第一,剿杀孙正才的时间点选在两会将要召开,可收制造官场惊恐人人自危短期难以摆脱之最鲜活功效。第二,编撰了耸人听闻难以详尽的诸多罪名,最后实际只剩党官无人不具有的贪腐一项。而两会前仅以受贿一罪公开起诉,摆明了老子想让你怎么死就怎么死的威吓嘴脸。习近平这手杀伐由我的流氓手段,只需看一看中共橡皮图章人大如何一致拥戴他终身独裁,便可知道对中共糜烂官场何其有效。而习近平对付社会大众的手段,除十日文革后不断强化压制,尤其是社会网络舆论滴水不漏的严控外,最精致的一手还是时间点的选择:在即将通过他终身独裁的人大会前半个月,猝不及防的突然宣布会议将废除任期限制,让社会在一片惊愕中无所作为,从而使习王玩耍中共宪法、并终身加冕的计划顺利得逞。 习近平的个人终身独裁之路,与毁亡西汉的奸臣王莽十分相似,就是极能忍耐和数十年如一日装扮忠厚,直到大权在握爪牙锋利后才露出嗜血獠牙。不过通过十日文革为不满力量挖坑的招数,为个人独裁耍尽鬼魅魍魉不死不休的特质,却是通往独裁和保持独裁的所有个人独裁者所共有,在世界共党个人独裁者中更是比比皆是。斯大林的凶残曾经让嗜杀成性的列宁也感到不可大权独揽,俄共在列宁死后曾迫使斯大林表示不掌大权,这一伪善的表示保住了他在获取决策层权力后,通过数次权势场的纵横捭阖的大清洗,将苏共最高权力层的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成员几乎杀伐殆尽。毛泽东在搞垮经济的大跃进饿死四千万大陆人后,也曾表示承担责任和退居二线不在前台掌权,但却挖空心机筹划大肆报复卷土重来的文革。无数独裁者的攀爬和维持个人独裁的历史均证明,个人独裁者的权势欲望是胜过性命不死不休的。一时的不顺或挫折最多只能让他们重拾伪善面具,随后将以百倍的凶残和疯狂的剿杀再登宝座。突放突收的十日文革竟让无数人轻信对抗个人独裁的胜利,只说明人们对独裁者如何心怀善意而不能避免重韬灾难覆辙。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Read more

热热闹闹但是毫无法律含义——续评2018人大修宪(鲍彤)

本届人大以修宪闻名于世。修改的内容之一,是习近平新时代思想入宪。按,此前中国宪法已册封了马毛邓三科五种思想为法定思想,现在加上习思,全中国的思想似乎从五种变成了六种。但是很可惜,没有意义。 没有什么意义?没有法律含义。 宪法的意义,全在于法律含义。没有法律含义的修宪,就是没有意义的修宪。 根据修改前的宪法原文,中国公民个个都有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可见一切思想都受法律保护,统统是合法的。入了宪的思想固然是合法的,没有入宪的思想同样是合法的。试举一例以明之: 如果只有入了宪的思想才是合法的,难道习思想在入宪以前是不合法的吗? 非也非也!习思想在入宪以前当然早就是合法的。由此可证,入宪不入宪,对习思想的合法性丝毫不起作用。 其实,过去马毛邓三科入宪,本来就没有什么法律含义;今天习思想入宪,也正相同。 全世界文明国家都没有思想犯。毛泽东作为文明人,也曾经说过,而且写过:“言者无罪”。“言者”尚且无罪,何况“思者”? 您也许会驳我:言者无罪只适合旧时代;现在已经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的特征就是有了马毛邓三科习六种法定思想;违反这六种思想就是违宪;因此必须理直气壮地把镇压思想犯提到国家议程上来! 我姑且假定您这些话符合马毛邓三科习。但是请问,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思想法》吗?思想犯法,算刑事犯罪,还是民事纠纷?由科学院审批还是法院定罪?获刑几年?罚款多少? 何况我确凿知道,您已经因此而犯了反马克思主义之罪。早在《马恩全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里,马克思就明确地尖锐地毫不吞吞吐吐地无条件地谴责了鞭挞了那种彻头彻尾反文明的所谓“书报检查”制度。所以,如果您认为由于马克思主义已经载入了中国宪法因而违反马思就有罪,那么我很乐意告诉您,正是您本人,应该因此而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名思想犯! 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的确,思想入宪,既没有法律含义,也没有真理含量。——真理含量,仍然只能靠实践,而不是靠法官来鉴定。审判,仍然必须以法律,而决不应该以思想为准绳。 如果把马毛邓三科习六种思想作为办案是准绳,势必天下大乱,经常互相打架。 下面是尽人皆知的事实: 江主席繁殖了无数老虎和苍蝇;习主席因此才得以打老虎拍苍蝇。所以请问,是习犯了反江罪,还是江犯了反习罪? 毛说,镇压学生没有好下场;邓有计划有预谋调动了几十万大军,屠杀要求反腐败的手无寸铁的学生。是毛犯了反邓罪,还是邓犯了反毛罪?——据我所知,邓确实犯了大罪,但不是反毛罪,而是反人类罪。 邓小平拍板,发展是硬道理;胡认为,硬道理也不应该违反科学。是胡犯了反邓罪,还是邓犯了反胡罪? 马克思主张无产者联合起来;北京市委厉行驱赶饥寒交迫的低端人口。是马克思犯了反北京市委罪,还是北京市委犯了反马克思主义罪? 习主席宣布“不得妄议”;他的令尊,可敬的习仲勋老先生,毕生念念不忘要求立法保护不同意见。请问习思想,习老先生有没有犯了反对你的罪?

Read more

批“愚者建墙”遭打脸 中共官媒尴尬删文

在互联网的时代,中共为了管制民众的思想,不惜花费重金建造“防火墙”。但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日前批美国是“愚者建墙”,反遭大陆网民讥讽是自打耳光,该喉舌事后尴尬删文。 3月22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了行政备忘录,将对来自中国大约价值600亿美元的进口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川普表示,美中贸易逆差已“失控”,绝不能让这个情况再度发生;当天签署的命令只是“很多行动的第一个”。 川普曾警告说,美国将使用“所有可及的手段”,阻止中共国家主义经济发展模式破坏全球贸易竞争,捍卫美国利益。 3月23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刊文却把美国对中方的惩罚性关税说成是“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战”,中共商务部已拟定反制措施等。 文章还称,“智者建桥,愚者建墙。”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发生贸易摩擦就会使双方“一损俱损”。 众所周知,中共为了禁止民众浏览海外资讯,实施严格的网络管制,专门花巨资建了金盾工程、“防火墙长城”(Great Firewall,GFW)等过滤中共的所谓敏感信息。 大陆网民想获得真实的国内及国际社会的信息,必须使用私人虚拟软体(VPN)“翻墙”,才有机会看到遭中共限制的网络内容。 该文发表后,“愚者建墙”立即引发大陆网民的热议。 有网民说:“愚者建墙,防火墙、金盾工程老尴尬了”,“讽刺GFW”,“指桑骂槐”,“妄议国策”,“网络防火墙就差比不上朝鲜了”,“网络监控恐怖到你不敢想像”,“自己骂自己”。 有网民说还调侃道:“怎么说中国也是人类历史上建过万里城墙的国度,所以还是有资格这么说的(噗)。” 中央社及港媒报导说,《人民日报》应该是看到网民如此反应后,尴尬把文给删了,但大家早已截图疯狂转发,引为笑谈。 但有网友讥笑道:“删除是没有意义的。人民日报,你说清楚,愚者建啥??” 来源:大纪元

Read more

习时代新特点:对人类现代性的亵渎

自从习近平主政以来,党对中国全面、绝对的统治权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就连过去曾经试图推行的党和国家制度的一些十分有限的改革政策也被全面推翻,例如,邓小平本人提出的党政分开、政企分离等政策全被废弃。不久前刚刚结束的十三届全国人大,进一步将这一政治上的倒退用宪法和国家制度的形式加以确认。执政党这次一手编剧并导演的修改宪法和改变国家管理制度等举措是中国执政党对宪法和法律制度、对中国的国家权力机构的又一次公开的强暴。 执政党强迫中国的立法机构在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纳入宪法序言,并且加上“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无异于是执政党正在为自己强暴中国国家制度的行为开出了一张合法证明。殊不知,这一做法恰恰说明这种自说自话的东西没有任何道义上的合法性。以为“口衔天宪”倒行逆施便可以通行无阻,这样做只是进一步暴露了中国执政党的真面目:完全目无宪法权威,而只是将宪法当作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玩偶。 在现代人类社会,没有任何组织、任何个人可以封自己为国家的当然领导力量,更没有资格封自己为永远的领导力量。且不谈共产党在中国今天的地位是通过使用暴力的非法手段夺取的,而且至今也还在依靠暴力和欺骗来维持。即使共产党过去是合法取得政权、今天拥有合法的治理权,它也没有任何权利将自己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国家的人民的领导地位永久化,并且将其强行塞进宪法,这样做是对当代以及后世中国人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对人类现代性的亵渎。 对于为世人诟病的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两届任期限制的宪法修正案,中国执政党和人大根本不屑给予民众一个正式的解释,代表官方权威的人大发言人张业遂只是以答记者问的方式简短应付,而他的答案更加令人感到这个党对宪法的藐视,他说这样做是使宪法向党章的规定看齐。因为党章没有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任期限制的条款,所以宪法也不应该有。让国家宪法向一个政治组织的章程看齐,等于是说宪法是这个政治组织的奴婢,可以遭到任意的驱使和奴役。 此次修宪的另一项内容是建立国家监察委员会。这个监察委员会的绝大多数职能已经为现有的检察院、监察部等国家机构的职能相覆盖。而且检察院已经是一个具有足够权威性的副国级机构,与新的监察委员会同级。说到底,设立这个机构只不过是为了将共产党的“双规”等违法行为“洗白”,更何况这个机构根本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机构,而是执政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另一块招牌而已。将宪法和国家体制看作是执政党随用随弃的工具,这是何等的霸道! 类似的党强暴国家机关的内容在最近的“改革中”也是随处可见。例如,新组建了一个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其中包括了原有的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单位,在一份公开的文件中,执政党明确规定,这个机构“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归口中央宣传部领导”。此等做法看起来匪夷所思,实际上是公开炫耀执政党有强暴国务院等国家机关的特权。炫耀暴力、包括强暴宪法和国家制度的暴力,这真的是习近平时代政治的新特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胡少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