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与折腾:改地名背后的习时代治理模式?

从西北陕西到东南海南,全中国范围内正在经历一场自上而下的居民区和地标性建筑的改名运动。民政部公告宣称整改的重点是“大、洋、怪、重” 等不规范地名,但整改对象显然集中在“崇洋媚外”的洋名。 观察人士指出,从中共建政以来的数次改地名历史规律来看,这场社会性的改名运动背后,将是官方意识形态的又一次界定。 为什么中共要选在这个时候来一场改地名运动?整改洋名即会增加文化自信吗?改名闹剧背后体现了习近平新时代的何种政治逻辑和治理模式?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胡平:领导造出“新时代”,改名求新立竿见影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在前年的中共十九大和去年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上,习近平思想被写进了党章和宪法,其全名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既然是“新”时代当然就要来点新东西,改名就是捷径。古时王莽建立新朝,于是改掉官名和地名;俄罗斯十月革命所谓“开辟人类历史新纪元”之后也是大改其名;文革所谓“史无前例”也掀起改名之风。 胡平说,新政权标榜一个“新”字,免不了要推陈出新、破旧立新,这样才有新面貌。而最简单的、最立竿见影的就是改地名,新意每个人马上就能感受到。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改名现象并不奇怪。只是习近平的新时代遇到了麻烦,他既然不敢全面否认邓、江、胡和毛时代,所以便“新”得有限。他改的都是江、胡时代的名称,这样一来,其政治意义就大打折扣,也意味着阻力更大。如果改掉旧社会的名字,旧社会的旧政权没有招架之力,所以会轻而易举。但是,现在他要改变的是自己无法切割的时代,所以不会顺利。 胡平:名字书写时代,习不顺眼成问题 胡平说,美国很多地名来自欧洲和英国,很多移民使用自己家乡的名字,比方说新约克,新泽西,新伦敦,有的连新字都不加而直接用上,没有人大惊小怪。 洛杉矶的中国城早期很多街道名称甚至是中文,也没有美国人认为不妥。后来因为消防队员不认中国字不方便作业,所以才改成英文。 同样,取洋名在中国没有成为严重问题,只有习近平认为是严重问题所以才成为严重问题。如果中国人从来都认为洋名是个问题,怎么会有这么多洋名出现呢?可见多数人比较喜欢,有人无所谓,有些人不喜欢,但是无人上纲上线,也没有强大的民间抗议声音来发起运动要求整治。 胡平说,前些年,中国对外开放、发展极快,中国各种奇形怪状的建筑也是雨后春笋,像央视的大裤衩等就是例子。中国成为世界现代化建筑的试验场。很多人对这些建筑有不同看法,大裤衩就被很多人嘲笑。据说习近平对这些建筑也很不满,只是不能轻易拆毁,只好下令说以后别弄这些奇形怪状的建筑了。 而名字他觉得好改所以要求改回去,而实际并非如此。而且中国民众也不认为这是大问题。毛时代人民饱受压抑,所以开放之后有强烈好奇心要学习外国和模仿外国,取些洋名一点儿也不奇怪。大陆的人名也相同,可以从人名看出时代。 总之,在这些不敏感领域中,人们的创造性和模仿欲望显得特别强烈。这本来不是大问题,就是习近平自己看不惯才成为他眼中的大问题。 章立凡:地名一动全套改,走向荒诞始料未及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觉得改地名的做法就是一个拍脑门儿的决定。现在,大家都在问改名的来源在哪里?为什么改地名?最近一次是民政部、公安部、住建部、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市场监督总局发文,称存在地名的大、洋、怪、重。 其来源比较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之后。2016年3月,国务院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小组称要清理那些地名。此事看来已经酝酿很久,终于动手了。不过,它带来的混乱非同一般。 可能所有小区、胡同要改,还有物业、房管,是否户口本、身份证都改?这牵动社会资源的成本巨大。可能下令的人没想到这个,只是觉得崇洋媚外的倾向要整治,要用党文化或者所谓的传统文化重新占领阵地。真要实行起来,尤其地名是由民政部地名司专门管,改起来非同小可,绝不是领导人拍个脑门儿就可以全面铺开的。 其荒诞不在于六部委发文,而是此后各地方立刻形成改地名运动,都把鸡毛当令箭投入,还有地方利益也被纳入其中。可能各种牌子都要重做,像公交车站牌子,建筑物标牌和地址牌,加上那些证件。这是一大笔投入,对地方来说是要钱要拨款的理由。此事从下令到执行一下子就会走向荒诞。这也是中共政权的特色,其多层化、官僚化和细分工,一旦有利的指令下来就会分解执行直到变成荒诞事件。

Read more

媒体报道

全世界最大的89天安门纪念碑星期六(2月23日)在美国加州落成。据美国之音报道,近200名支持中国民主自由事业的人士从各地赶来出席了当天的揭幕仪式。今年是“六四”大屠杀30周年。六四纪念碑雕塑本身高6.4米,加上2.5米的基座,刚好是8.9米,含义就是纪念89六四。这个公园离中国北京刚好是6400英里,方位倾角是64度。

Read more

建设历史

全世界最大的89天安门纪念碑星期六(2月23日)在美国加州落成。据美国之音报道,近200名支持中国民主自由事业的人士从各地赶来出席了当天的揭幕仪式。今年是“六四”大屠杀30周年。六四纪念碑雕塑本身高6.4米,加上2.5米的基座,刚好是8.9米,含义就是纪念89六四。这个公园离中国北京刚好是6400英里,方位倾角是64度。

Read more

知识份子的「集体叛逃」与习近平政权的危机

「许章润事件」在中国知识界和自媒体掀起轩然大波,使得知识份子人人自危,甚至萌发一种兔死狐悲感觉。一定意义上,该事件标志着中共当局和知识份子「美酒+大棒」式的合作结束。没有了知识份子对中共统治正当性的「背书」,习近平政权的溃败或会提前到来。 知识份子和国家政权的关系,在不同国家有不同表现形式,总的来说,在政治现代化中,知识份子对政权统治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这种重要性,主要体现为知识份子是国家意识形态的「阐释者」。一个政权其统治是否具有正当性和合法性,根本取决于它取得政权的方式,施政理念、手段及结果。 不过,人民虽然看在眼,要让人民发自内心地自觉接受和认可这个统治,还需把这套东西转换成国家的意识形态话语体系,这个转换过程就需要知识份子参与,知识份子所起作用就是作为意识形态的阐释者和加工者。在这个意义上,知识份子是国家意识形态的「化妆师」。通过知识份子对国家统治的「化妆」,老百姓从心里愿意认同这个政权,接受它的统治。 故一般而言,统治者都不太愿破坏和知识份子的关系,如果知识份子首先不愿接受其统治,甚至和统治者处于对立面,其统治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将会大大削弱。这样的政权是不稳的。我们看到,一些处于政治现代化的国家,由于处理不好和知识份子的关系,频繁出现危机。 士人的离心离德 和许多国家不同,中国知识份子和国家政权之间,从历史看处于一种特殊状态。一方面,王权的发达和强大使知识份子自身的独立性更弱,对王权的依附更强;另一方面,王权也依赖信奉儒家思想的士人(官僚集团)的合作维持统治。虽然在王权和儒家官僚集团之间,前者占主导地位,然而,也会造成一个后果,即在王朝末期,随着王权对儒家官僚集团的不信任和打压严重,后者也就不再和王权合作,甚至变成反对者,没有了儒家官僚集团和士人对王权统治合法性的「背书」,王朝很容易一朝倾覆。尽管其灭亡有更深刻和复杂的社会结构原因,表面看,它们大多亡于农民的起义和造反,但儒家官僚集团和士人的离心离德显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甚至是主要原因。 我们从晚清和民国的失败可以看到知识份子的作用。晚清虽有曾国藩和李鸿章(他们二人是典型的儒家知识份子官僚)等人的苦苦支撑,可最后还是亡于武昌新军的一声起义,原因在于,作为整体的士人阶层反对满清统治,这种反对声音和不合作的思想在辛亥革命前就已传遍全国,连袁世凯这样的权臣都深受影响。民国蒋介石政权也一样。在国共争霸之时,大批知识青年奔赴延安,已经预示着国民党的统治在知识份子中丧失了合法性,因此它的失败早晚要来。只是内战开打不到4年,国民党政权就被中共赶到台湾,让许多人没有料到,然而,从多数有名望的知识份子拒绝蒋介石的抢救去台湾,却跟随中共北上参加新政协来看,这不能简单归咎于中共会做统战工作,实际上反映了当时知识阶层对国民党政权的失望透顶。 中共虽以武力取天下,然从上面分析看,它是得到当时中国知识阶层和大众欢迎的,因此从统治正当性说,没有问题。这也是中共后来一再宣称其统治合法性来源历史的根据。当然知识份子未料中共不久即变脸,显露残暴本性。但即使在文革结束前,有毛泽东的克理斯玛人格支撑中共统治的合法性,然随毛的去世,加上当时的经济凋零和人民的普遍贫穷,中共统治也到了摇摇欲坠的程度。 改革挽救了中共,随着经济好转以及人民生活的改善,中共将统治正当性从过去的革命意识形态转移到经济增长及绩效上,再加民族主义。客观来看,这会减少中共对知识份子在统治合法性方面的依赖,因为经济绩效直接诉诸大众的物质感受,从而使得知识份子的「阐释者」作用对中共统治变得不像过去那么迫切和重要。尽管如此,中共也接受历史教训,改善了同知识份子的关系,虽然改革后多数时候对知识份子的打压仍然存在,但在程度和普遍性上,比不上改革前。 为中共提供合法性的阐释和论证 另外,知识阶层作为整体,也是改革的受益者,加上毛泽东时期知识份子被整肃清算的历史阴影依然提醒他们,所以,在改革后,除六四等少数时期外,知识份子和中共处于一种若即若离的游离状态,其中部分知识份子,主要是中共内部的带有自由主义思想的改良派、「新左」和民族主义者,在不同阶段为中共提供合法性的阐释和论证。 但是这种状况在习近平2013年上台后嘎然而止。习对知识份子的打压比起江、胡时期来,都要严厉。在「许章润事件」后,有人统计了改革以来不同时期受当局迫害的50名学者名单,其中大部分是在习统治的这几年里。这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经济绩效作为中共维持统治正当性的主要根据,已被削弱,人民对中共的不满普遍增强,知识份子和中共也重陷过去的紧张状态。 知识份子既是人民的一员,在人民中,又处于特殊地位,由于知识份子主要以言说体现其存在价值,因此其对统治者的好恶会直接影响大众。故按理在这种时刻,中共理应重新启动和加强知识份子在意识形态上的「化妆」功能,和缓同知识份子的关系,让知识份子成为盟友,至少不再激烈批判自己。但现在恰恰相反,习近平不是在减少同整个知识阶层的矛盾,而是在激化和扩大同他们的矛盾。过去中共对知识份子的打压,主要针对的是知识份子中的自由主义者特别是反对派,但现在也扩大到改良派和左派。只要在习近平看来不利其统治,不论知识份子持何种立场,都在打压之列。这样,就把整个知识阶层都推到了和当局对立的局面。 「许章润事件」即是在此背景下发生,鉴于许本人的学术声望以及清华大学在中国大学中的地位,当局因许的刺耳言论而将他停课处理,事情性质较之前发生的同类事情要严重得多。从这个意义上说,「许章润事件」是中国言论自由全面恶化的一个标志,它激起整个中国知识届和学术圈──不论左右和体制内外──的强烈反感和抗议可想而知。如果说之前可能还有个别或少数自由派学者对当局没有死心,那么经过这次压迫,自由派整体应该站在了当局对立面,左派学者也看到了危险随时可能迫近,事实上,当局对左派学生的打压已经显示了这点。因此,很有可能,在这次打压后,中国知识届和当局划清了界线。 知识份子的此种状况,在精神上形同「集体叛逃」。它对中共统治会带来何种影响,短期内可能看不出,但从一个较长时期看,后果有可能是致命的。中共对中国的统治,靠的是「枪杆子」(军队和员警)、「笔杆子」(知识份子和意识形态)和「钱袋子」(国家财政),三者不能缺一。虽然之前「笔杆子」的功效在不断减弱,但知识份子整体也没有成为中共对立面,现在「笔杆子」被砍掉,三已缺一,维持中共统治的均衡构架也就被打破,如果「钱袋子」再出大问题(这种情况也正在出现),习近平政权势必难以统治下去。 虽然我们无法预知这个时间点,但相信这种情况一定会发生。所以对未来形势,不必太悲观。   来源:上报 / 邓聿文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

Read more

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六四事件30周年将临,许多人似已忘记?法国『世界报』发表社评指,天安门事件30年后,中国在政治上显出更具侵略性。命运的讽刺多么残酷,中共不但因发动大屠杀残存下来,而且得以强大。 三十年前的4月15日,七十三岁的中共前总书记,中共游击战时期的“红小鬼”胡耀邦猝逝。此前两年,因其与示威的大学生过于和解的姿态遭到罢黜。世界报认为,胡耀邦全力推行改革政策,懂得如何为遭遇文革浩劫的中国疗伤,因而赢得在毛发动的十年文革期间受尽苦难的中共干部和知识阶层加盟。 在邓小平及中共所有高官出席下,胡耀邦的葬礼在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内举行,与此同时,数以万计的中国大学生自动来到天安门广场向这位改革派领袖致哀。他们最终在天安门广场驻留下来,示威游行,要求当局消除不平等,给予人民更多的自由。在他们的行动带动下,全中国各地都在示威游行抗议,中共政权开始动摇。 世界报指出,在中共发动改革十年之后,改革开放政策同时引发了许多不满,城市居民对物价上涨和贪污腐败非常痛恨,党内的保守派忧心忡忡。他们渴望乘机使中国经济重回可严格控制的一如五十年代的计划经济时代。这一场“北京之春”运动甚至使得期待已久的中共强人邓小平 中国改革的“总工程师”,与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历史性中苏和解黯然失色。最终,中共政权最残酷的一派胜利,邓小平选择站在了他们一边。1989年六月三日至四日之间,军队受命开进北京城市中心镇压学生,镇压极其血腥,激起了西方世界的愤怒。 密特朗总统强烈谴责北京屠杀行动 这场屠杀北京当局至今没有提供任何死伤数字,但是历史研究者提出,六四之夜天安门广场周围死亡人数2800人左右。那年法国正值隆重庆祝法兰西大革命二百周年,巴黎在谴责北京的同时接待了天安门民主运动的逃亡领袖。法国通过其总统密特朗之口严厉表态:“一个政权,为了残存下来,不得不向自己培养的但以自由的名义挺身站立起来反对这个政权的青年一代开枪,这个政权不会有任何前途。”世界报评论:命运的讽刺多么残酷,三十年过去,中共政权不但残存下来,而且得以强化。选择镇压反而使得中共避免了盟友苏联的命运。 长久以来西方一直陷于幻想,确信中产阶级的富有,英特网的兴起将使得中国走向民主化。西方认为,天安门不过是错过了一次历史机会。但是,亚洲强权不仅没有走上苏联之路,反而在2012年迎来了强人习近平。习近平登台,标志着后极权政体的胜利,这个政体把自己扮作西方制度的替换者,仇视普世价值。批评意见被消失,记者,律师,博客主,大学教授成为受害者。历史也被中共操纵,服务于“宏大的国家叙事”,歌颂超级强大的中共政权。 最令人担忧的是,因其经济发展的成功,北京在政治上越来越具有攻击性、侵略性,企图以“中国方案”解决世界问题,甚至吸引了诸如匈牙利等国的青睐。世界报最后指出:天安门事件三十年之后,局面反转了过来,从今以后,为民主的战斗取决于欧洲。   来源:法广

Read more

不许老子建言 习近平走向皇权专制

《老子》被誉为对中国人影响最深远的思想巨著之一,但中国学者尹振环一项有关老子向君主建言的研究被指「存在严重政治问题」,上月遭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撤销资助。被捧为思想领袖、世界领袖的习近平,已经准备罢黜百家、独尊习术、走向皇权专制吗?还是已经心虚到担心2,500多年前的老子会犯煽动颠覆中共政权罪?那就难怪中共高官和香港亲共政客会如此害怕占中九子煽惑他人公众妨扰,如此急于把他们囚禁。 名为思想领袖不如封建君主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上月发出通知,指审核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时,发现《西汉竹书老子注释评介今译──老子向君上的建言》的研究成果「存在严重政治问题」,决定予以撤项,即撤销资助。主持这部著作编撰的是贵州党校退休教授尹振环,他在2014年6月获社科基金批准立项,资助18万元展开研究。当局未说明政治问题的详情,但勒令对基金项目的实施和管理要「把政治标准和政治要求作为首要原则」、增强「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显示尹振环的研究成果拂逆了当今君上习近平而被打入冷宫。 根据网上流传的资料,《西汉竹书老子注释评介今译》的目录相当容易让人对号入座。比如,第23章题为「治大国忌折腾」,第29章「要使人民愚昧」,第31章「天下都说我伟大,不像吧?」,第35章「国君要知道自己的无知」。这些无疑是迄今在海内外仍备受推崇的老子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思想精华,但显然又击中了中共领导人的玻璃心,成为当局整肃教育界、学术界的又一「罪证」。 有网民揶揄,如果老子这些思想有政治问题,主张「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孟子肯定也有政治问题,中共何不把老子、孟子的著作都烧了?更讽刺的是,习近平4月11日获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颁授工程学荣誉博士学位,中国驻南非大使林松添代接学位证书时,盛赞习近平是「当今时代当之无愧的时代领袖、人民领袖、发展领袖、思想领袖和世界领袖」。一位世界领袖、思想领袖竟然如此对待被视为世界文化瑰宝的老子思想,岂不是连封建王朝的君主都不如? 批判皇权专制主义不遗余力 令人敬佩的是,尹振环虽曾任中共党校教授,但对中共代代相传的皇权专制主义的批判仍不遗余力。他2009年在香港出版《毛泽东皇权专制主义批判》指出:「中华民族迟早有一天会对帝王文化发起群起而攻之的,再有毛氏复生,也会天下共击之的。」2013年,他又在香港出版《邓小平的皇权专制主义》,认为邓、毛本质是一致的,即「皇权主义者」,邓已成为中国无法实现宪政的一个重要阻碍力量。 尹振环在接受外媒访问时坦言,《邓小平的皇权专制主义》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前出版也有现实警示意义:「我觉得习近平对我们这些年的经验教训基本上没甚么认识,『党天下』不变,中国还要错很长时间。」 尹振环不只是藉老子的言论向君上建言,而是公然捋虎须。他被撤销研究资助,与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唐云被撤销教师资格一样,显示当局秋后算账的范围在扩大、力度在加强,无异于走上罢黜百家、独尊习术的道路,老庄、孔孟的现代化与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一样,都只能成为习思想的注释。尹教授或许可以撰写其批判皇权专制的第三集–《习近平的皇权专制道路》了。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

Read more

“视觉中国”标注「独裁者毛泽东」 被罚30万

中国最具规模的图片供应商「视觉中国」,将史上第一张黑洞照片版权据为己有,引发广泛讨论后,又被揭发将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的照片,标签为「独裁者」。被当局罚款30万元,网站至今仍停止运作。有学者认为,在中国敏感的政治环境下,是不容许有侮辱国家领导人的信息出现。 天津网信办对「视觉中国」罚款后,周五(19日)发公告表示,已经约谈「视觉中国」,责令该网站停止违法违规行为,要求加强内容审核管理和编辑人员教育培训,全面彻底整改,又指网站对错误看法要及时引导和纠正,不能一封了之、一关了之,当局要为网民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视觉中国」的职员接受本台查询时表示接受罚款,又指现正与网信办商讨如何对公司的网站进行整改,至于网站何时运作,暂时未有决定。 职员说︰(当局指网站存在)敏感信息,这个具体的我们不太清楚,就是整改的过程中她们(当局)在查的,我们接受这个罚款,我们会交的。 记者说︰怎样整改的? 职员说︰对我们会有要求,这个方案我们还没有正式公布出来,这个现在还不确定,到时候我们会统一公布。 天津市网信办周四(18日)对「视觉中国」公告处罚结果,称多张图片中刊发「敏感有害信息标注」,违反了《网络安全法》第47条规定,决定对网站运营母公司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作出处罚30万元人民币。 「视觉中国」同日发表道歉声明,表示对用户发布的信息未尽到安全管理,没有及时发现和处置涉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的内容。「视觉中国」又表示,网站现时仍在关闭,表示会积极配合调查,指正在认真履行整改工作,力争早日恢复服务,并强调不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清华大学政治系前讲师吴强对本台表示,中美贸易战涉及知识产权的问题,双方现正商讨中,一直未能解决。他指,中国为免「视觉中国」侵权问题演变成政治事件,于是以罚款尽快解决问题。他指,该公司更发布一些被指侮辱毛泽东的信息,在中国现时这个政治环境下,「视觉中国」亦很有可能因此被惩罚,以儆效尤。 吴强说︰它(「视觉中国」)有一些中国当局所不乐意看到的比较政治敏感的批评的言论,最近几年中国的政治文化当中,对于所谓英雄,领导形象的一个保护,是否跟这个有冲突?涉及到版权的定义,也跟目前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焦点之一,知识产权是有关,也就是担心,知识产权上的纠纷,会引发一些政治上所谓政治安全的这样一种连锁反应。 人类史上第一张从外太空拍到的黑洞照片公布之后,「视觉中国」称拥有其版权,向使用者收费。其强买强卖模式引发众多企业、网民的批判,「视觉中国」于是在微博致歉。其后,该公司又被揭发其贩卖国旗、国徽等版权之外,还将多张国家前领导人毛泽东的历史图片标注为「独裁者」。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