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记者孙林披露被强制喂“药”

在南京,被羁押一年多的孙林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2月9日将在南京市中级法院开庭。据知情人披露,在数日前举行的庭前会议上,孙林坚持自己无罪,并指在被羁押期间,管教人员强行要他吃一种治“高血压”的白色药片,被他拒绝。但他又在米饭中发现了这种药片。 孙林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于本周五(2月9日)在南京市中级法院审理。据知情人士本周四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披露,北京律师莫少平及陈泽睿将作为孙林的辩护人出庭。在数日前举行的庭前会议上,孙林指责公诉方先抓人,后定罪。知情者称: “孙林在庭前会议上说,你们这是属于先抓人,后找罪名。先以寻衅滋事抓他,最终与寻衅滋事没关系,变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 知情人士称,起诉书指控孙林主要有两大罪状:其一,指孙林以网名‘孓木’,大量发布、转发由其本人或其他人制作的含有结束中共独裁专政,建立民主中国,推翻共产政权,双十节国旗在上空等内容的文章及视频;其二,孙林于2016年4月20日,在南京某社区的党员大会会场上,喊出“打倒共产党”的口号。 孙林在庭前会议上揭露在被羁押期间,管教人员强行要他服药的经过。一知情者说: “据说是给他治疗什么高血压的药,但是他不吃。但是他在饭里发现他们掺了一些药给他,他还把那些药收藏起来了。他在庭前会议上拿出来,要求鉴定。法院也做了封存,准备去鉴定”。 本台记者周四多次致电孙林的女儿及两名代理律师,但均无人接听。 2016年11月16日,孙林在拍摄南京维权人士王健案开庭时,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王健周四对本台记者称,孙林被捕主要还是因为在网上的言论: “律师开了庭前会议,也没有传出任何消息。他被抓的主要原因就是在网上发言,帮访民说一些话。我已经被旅游了,在外地”。 孙林案开庭前夕,南京一批维权人士已被当局旅游或警告不得去法院围观。维权人士徐秦对记者说,孙林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令她感到愤怒。她自己什么罪也没有,同样被家乡的维稳人员轮流看守,失去人身自由: “我对这样的一个罪名首先表示质疑和愤怒。国家是人民的,不是哪一个政党的,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是不可能去煽动颠覆自己的国家”。 徐秦说,她作为一名江苏居民,理应前往南京见证孙林案开庭,但她被当局限制了人身自由。孙林曾因报道南京拆迁户维权,2007年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2011年获释。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洪伟 来源:RFA

Read more

无国界记者:中国必须停止骚扰外国记者

无国界记者组织呼吁中国当局停止干扰在华外国记者的工作。此前驻华外国记者俱乐部(FCCC)上星期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其成员受到骚扰的情况激增。 这份报告显示,外国记者认为在中国工作越来越困难,他们面临被跟踪、被抓捕,被粗暴对待,被威胁驱逐,或者发现他们的消息来源等受到压力。在回答FCCC问卷的117个成员中,40%的人认为采访条件恶化,而去年仅为29%。 使用不延长采访签证进行威胁是中国当局向外国记者施压的典型做法。这种做法呈增加趋势。15%的受访者表示去年受到威胁,这是以往的三倍。6%的受访者表示受到被驱逐的直接威胁,这个比例也上升三倍。 拒绝向驻华外国记者发放有关会议采访证的情况也在上升。很多主要媒体,包括英国广播公司、金融时报、纽约时报、读卖新闻、美国之音等被拒绝采访政治局会议。中国官方的说辞是“场地有限”。但实际上,中国当局拒绝向这些媒体发放采访证件的原因似乎是惩罚他们批评当局的报道。 报告说,中国当局对外国记者自由活动的限制大幅增加。曾经到中国新疆采访的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说,他们能够自由活动的地方减少。例如,加拿大环球邮报驻华记者万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 )去年8月在新疆采访期间被跟踪、关押和讯问,他的手提电脑被扣留12个小时。外国记者要到中朝边境去采访更是受到“特别限制”。 报告说,两名韩国记者在报道文在寅访华期间遭到中国安全官员暴打。这次事件显示中国当局对外国媒体毫无关心。超过一半的FCCC受访者说,他们的采访活动受到干涉和骚扰。8%的人报告说受到过肢体暴力。 去年7月,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逝后不久,当局禁止外国媒体进入刘晓波被限制治疗的医院采访。美国之音记者叶兵和他的助理受到便衣警察推挤,他们的设备损坏。 报告指出,外国记者越来越发现一种更隐蔽式的压力:中国当局骚扰他们的消息来源,以及提供后勤帮助的人。25%的受访者说,他们的一些联系人受到骚扰、拘禁或被传讯。 英国广播公司驻华记者Kathy Long 说,“在边远地区拍摄时,当地人被告知不得跟我们交谈,并且不让他们向我们提供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在政府和地方当局施压下,一些曾答应向我们提供拍摄设施的公司收回他们的承诺”。 最早在1997年来中国报道的法新社驻北京分社社长越霈力(Patrick Baert)说,“联系当局,找愿意说话的、不害怕说话的人采访,历来都很难”。 无国界记者2017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显示,中国在180个国家中排名176,几乎垫底。 来源:VOA

Read more

瑞典政府谴责中国野蛮扣押香港书商桂民海

瑞典政府星期一谴责中国采取“野蛮手段”,带走由瑞典外交官陪同下的瑞典籍的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并要求放人。同时,桂民海的女儿对法新社表示,父亲近期再次被抓后,至今下落未明,担心可能永远不能再见到父亲。她希望瑞典和其他国家政府采取行动。 瑞典外相瓦尔斯特伦2月5日表示,尽管中国当局再三确保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是自由的,但上个月仍“野蛮干预” 了瑞典对桂民海的领事支援。瓦尔斯特伦强调,中国的行为违反有关领事支援的基本国际规则,引发外界对中国法治应用及禁止任意剥夺自由的质疑。 瓦尔斯特伦要求作为瑞典公民的桂民海能有机会会见瑞典外交及医护人员,并获得释放,让他与女儿和家人团聚。 据纽约时报报道,曾撰写和出版有关中国政治禁书的桂民海,1月20号在两名瑞典外交官陪同下坐火车前往北京体检,途中桂民海被便衣警察登车带走,去向不明。报道称,桂民海身体日前出现渐冻人症状。 今年53岁的桂民海2015年10月在泰国失踪,随后在国际社会强烈反应下,出现在中国官方电视上“认罪”,并被关押两年。同时,香港铜锣湾书店的另外几人也陆续被抓到中国大陆。桂民海去年10月据悉获释,到老家宁波居住,但亲友们说,他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 瑞典政府和欧盟官员近期在与中国政府交涉,敦促立即释放桂民海。随后,美国国务院1月27日也发表声明,对桂民海1月20日被再次拘押“深表关注”,敦促中国当局解释原因和法律依据,让桂民海重获行动自由,允许他离开中国。 同样因铜锣湾书店事件而被中国当局扣押8个多月,回港后拒绝按要求返回内地的前店长林荣基,近期对港媒表示,桂民海再次被抓,估计可能会在中国呆上更长时间,甚至无法离开,因为当局害怕他说出被抓的情况。 香港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再次扣押桂民海的外交事件在国际上对中国形象的冲击非常严重,但中国却采取一种对抗的态度,表明中国不在意跟上世界政治文明,不在乎外界对中国人权的指责。 他说:“中国不断融入世界,但只是在经济、科技、外交这个部分,政治这个部分中国是坚决对抗世界文明的。就反映出中国呢,在这个国际人权政治或者自由各个方面,没有跟着经济对外开放改革而改进的。它这样的行为,肯定会受到国际社会的指责,但是呢,中国在这个方面呢,有它的抗拒的个性。” 中国外交部官员近期在被外媒问到桂民海事件时没有直接回应,只称任何在华外籍人士都必须遵守中国的法规。 几年来一直关注父亲在中国状况的桂民海的女儿安杰拉(Angela),星期一对法新社表示,担心再也不会见到父亲,希望国际社会采取行动。23岁的安杰拉表示,再也没有听到过父亲的消息,也没有收到过他在何处的信息。 安杰拉表示,各种可能的糟糕情况都可能发生,担心父亲可能再被判处更长的刑期,令他的身体健康受到危害。安杰拉称,如果父亲真的患有渐冻人症,他可能不会有很长的时间了。安杰拉敦促国际社会采取行动,展现实效,营救她的父亲,不仅仅只是重复中国的行为多么不可接受。 来源:VOA

Read more

美国会:以“美式开放”对抗中国“网络主权”

美国国会议员正在推动一项法案,试图恢复美国国务院主管网络事务的部门,对抗网络审查在全球的蔓延趋势。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星期二(2月6日)举行听证,讨论如何通过外交努力确保互联网空间的开放。美国国会众议院上个月通过《网络外交法》(Cyber Diplomacy Act)法案,该法案的目的之一是恢复国务院的网络事务协调员办公室。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去年在重组美国国务院的过程中,关闭了国务院网络事务协调员办公室,把和网络有关的事务合并到了国务院的经济和商业部门。国会两党都有议员认为蒂勒森的决定欠妥。他们认为,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在网络空间面临两大挑战:通过网络舆论活动干预西方国家政治选举的俄罗斯、以及正在推行“网络主权”概念的中国。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艾德·罗伊斯(Ed Royce)在听证会上说,中国推行的网络主权概念强调国家对网络空间的控制,这与美国主张的个人自由和经济自由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他认为,网络主权的理念有正在扩张的趋势。 罗伊斯议员说:“我们最近在伊朗看到了这种趋势,伊朗政权切断了移动互联网的接入,并封锁或命令公司切断那些伊朗人民用于自我组织和宣传抗议活动的社交媒体工具。独裁政权很希望让网络审查全球化,这是他们的目标。他们长期以来在国内实行这样的审查,现在他们希望诱导并帮助全世界的独裁 他还说:“我们的外交官的任务是,让全世界抵制这种狭隘类型的网络空间,保证让美国对开放、安全、创新的互联网愿景战胜乔治·奥威尔式的预兆。” 美国国务院官员强调,网络问题仍然是国务院的一项主要重要事务,部门重组决定是为了整合国务院的网络事务和数字经济政策制定工作。 美国与欧盟建立了有关数据传输和隐私保护的协议,美国国会还正在推动提案,要加强美国和乌克兰的网络安全协调,对抗俄罗斯对乌克兰政治和安全事务的干涉。不过,美国国会议员认为,还是有必要加强国务院的网络事务职能。 在众议院通过的《网络外交法》还需参议院进行表决。但目前参议院还没有议员提出对应的法案。 如果《网络外交法》得以通过,国务院网络事务办公室恢复后的部门领导人的层级将升到大使级别。 克里斯托弗·佩恩特是美国国务院最后一任的网络事务协调员,于2017年离任。他在听证会上表示支持恢复国务院的网络事务部门。 佩恩特说:“显然,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更加咄咄逼人。中国大约在一年前推出国际战略,推行绝对主权的概念……中国也通过外交方式与其他国家合作,试图与发展中国家建立联盟,推进他们自己的网络空间观念。” 他在听证会上表示,美国2011年成立了网络事务协调员办公室之后,中国和俄罗斯纷纷跟进,建立了自己的对应机构,美国不应该在这方面削弱职能。 来源:VOA 政权做同样的事情。”

Read more

群内有人发批习近平图文 张广红被控侮辱罪

在中共「十九大」前被公安局人员抄家并带走羁押的广州市微信聊天群群主张广红,据其代表律师隋牧青引述,已于上月底移送越秀区法院起诉,控罪已由侮辱(习总)罪修正为侮辱(党和政府)罪,但未知何时提讯。 据面临被吊销律师牌照的隋牧青透露,昨(5日)晨曾到看守所探望网名“拈花时评”的张广红,获张告知上述情况。双方并讨论了后续辩护人选及辩护策略。随牧青被指2014年代理维权案件时扰乱法庭秩序而被罚款,被当局通合将吊销其律师证照,相关听证会于3日举行,据有去旁听的文东海律师指出,司法厅人员只提交了法院和看守所的司法建议函,没有任何原始数据和其他材料。而为隋作证言的两位前律师已力证隋的行为与原审法官骄横跋扈有关。 至于张广红,他在去年10月5日临近十九大时被广州越秀区国保人员以一张空白的搜查证搜查抄家,扣押其手机和电脑,后以“侮辱罪”刑拘和逮捕。隋牧青律师此前披露,张广红案被指其网络朋友圈内有人转发侮辱习近平的图文。 来源:法广

Read more

苹果数据存中国 记者无国界促停用

美国苹果公司决定把中国大陆用户iCloud数据存放在中国国内、并交由中方公司管理后,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周一(2月5日)发表声明,呼吁记者在2月底之前停用中国iCloud服务,或改变用户国家或区域设定。有新闻从业人员也质疑苹果是否会履行“不创建后门”的承诺。 从本月28日起,中国大陆的苹果iCloud服务会从美国转到中国贵州,由国企“云上贵州”营运。在“登入用户名称”(Apple ID)上把国家或地区设置为中国的用户,其资料会迁移到贵州。影响范围内的所有用户都将收到有关通知,用户必须确认已浏览或接受新的条款,才能完成服务迁移。 关注新闻自由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周一表示,云上贵州与贵州政府相关,iCloud资料移转将对使用中国iCloud服务的记者和博主,以及其讯息来源的安全产生危险,敦促驻华记者在本月底之前选择关闭iCloud服务,或把账户服务改成其他地理区域。 关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香港浸会大学学者、资深新闻从业员吕秉权指出,中国政府对于境内的云端服务有最终的审查权,不排除中国当局会把储存境内iCloud的敏感资料,用作打压异见人士。 吕秉权:比方说,资料涉及到中共高层,又或者涉及到地方的调查,对污染、艾滋病等的调查,都是非常敏感的。地方政府也有能力去调动这些资料进行打压。我自己也建议,如果有选择的话,最安全的是使用境外的云端。我有些朋友是跨国公司的人员,公司比较机密的资料都会使用境外云端。 据了解,苹果这次变动是为了符合中国大陆云端服务需要由本地企业营运的法规。虽然苹果强调,他们拥有强大的数据隐私和安全保护机制,并且不会在任何系统中创建后门,但“无国界记者”组织却认为,无法确定苹果是否会履行承诺,并相信“创建后门”对于北京来说是迟早的事情。 吕秉权也持相同看法。 “中国政府经常强调你来中国做生意,你就要遵循中国的一套。有时不是有无“后门”的问题,而是大陆因为制度上没有监管制衡,政府处于独大的局面,所以他对资料掌握监控的程度有多深,大家还是抱着怀疑的看法。它不用拿着后门的东西进去,它可能就在门里面。” 国际记者联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IFJ)”亚太区代表胡丽云强调,保护讯息来源是媒体人的责任。 胡丽云: 如果他们把这些东西放在内地,其实他们也不晓得谁会去检查去看他所有的材料,对记者来讲这很明显抵触了他们工作的专业操守,对被访者来说也会造成不能预见的影响。 特约记者:高锋/责编:石山/网编:洪伟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Read more

史庭福“寻滋案”本周开庭 曾公开宣讲勿忘六四

中国民间权益组织“民生观察工作室”2月6日引述刘浩律师发布的消息,经南京雨花台区法院电话通知,维权人士史庭福被控“寻衅滋事”一案将于周三召开庭前会议,2月8日开庭审理。史庭福因去年6月4日当天,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前,公开发表有关“六四事件”真相的演讲,遭当局拘捕并被起诉。 另据史庭福的儿子透露,自从史庭福被抓后,他本人也多次遭南京国保人员约谈、威胁,警告不得向外发布有关史庭福的消息;不准与南京或外地维权公民接触;更不得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责编:何平) 来源:rfa

Read more

国际特赦紧急关注珠海甄江华案促立即释放

国际特赦2月2日在网上发布的紧急行动声明,敦促中国当局无条件释放因行使言论自由权而被关押的甄江华,并确保他在拘押期间免遭酷刑虐待,立即准许他与家人和自己选择的律师会面。 声明表示,因“煽颠罪”去年9月遭拘押的甄江华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与外界隔绝,且代理律师至今未能会见,令人担心他有遭受酷刑与虐待的风险。 此前一天,甄江华的律师任全牛收到珠海公安局不准予会见通知,称案件属于“危害国家安全”,会见有碍侦查或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因此不准会见,也拒绝取保候审的申请。通知书还确认甄江华从9月29日起即被“监居”,但没有交代被拘押地点。 现年32岁的甄江华是“翻墙网”的执行主编,去年9月2日被刑拘。该网致力于信息获取自由,协助网民突破防火墙。他的家人5天后收到的通知书显示,他当时被关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3个月后,甄江华案的办案人员通知律师他被“监居”,不获准会见。 行为不构犯罪 甄江华的代理律师任全牛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甄江华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更谈不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目前仍未被批捕,表明涉案不重。 他说:“根据我了解,他做的事情呢,大家知道的呢,应该说不涉及到什么犯罪,更不用说有多严重了。公安像这样指定居住秘密关押的在调查的东西,到现在也不得而知。我个人判断可能也是没有那么严重吧,不然的话,那为什么不逮捕呢?一般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法律规定是比较轻的,不需要逮捕。为什么不放人呢,也不让见呢?确实有很多的问题。” 2017年下半年,从也是民间维权机构“权利运动”技术顾问的甄江华开始,四川的“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和湖北“民生观察”网负责人刘飞跃等也被抓捕。曾代理709抓捕案的任全牛律师表示,甄江华的案件更多是处在当局去年运动式地打压国内一些维权网站的行动中。 他说:“我觉得是出于运动式的吧,去年的那段时间有好几个国内的网站,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很多都会以不同的罪名,更多的是‘煽颠’的罪名采取措施。很难讲他们真的就构成犯罪了,因为他们发的这些内容,有的自己发的,有些别人发的,很多都是实事求是的内容,作用结果也产生不了颠覆国家政权这个罪。有点滥用职权,我认为,随随便便地就给人扣这样一个罪名,然后还不许人会见。” 同时是珠海艾滋病预防教育计划的项目干事的甄江华被抓,引发外界强烈关注,许多网友呼吁当局无罪释放他。而包括国际特赦在内的人权组织也曾多次对他的案件表达关注,呼吁中国当局给予释放。 狱中斗士病危 另外,据维权网星期天最新消息,已转入监狱医院的福建法律维权人士纪斯尊的家属,2月2日电话告知浙江的纪中久律师,现年69岁的纪斯尊近日境况危殆,处于昏迷状态,靠输氧呼吸,无法正常交谈。对于他的生命安危,外界极为担忧,但律师要求会见却至今没有结果。 此前,福州人权捍卫者庄磊1月29日陪同福建维权律师林洪楠,前往福建建新医院要求会见纪斯尊,但医院管教科不准会见,理由是需要监狱介绍信,经交涉多时仍遭拒绝。据悉,律师目前在向监狱房申请会见纪斯尊。纪斯尊狱中病危消息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和媒体的报道。 纪斯尊多年来无偿为冤民、访民撰写上访材料、代理维权案件,被称为“赤脚律师”。2008年9月因为当地访民维权遭当局报复,被福州警方以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刑拘,后被逮捕,2009年1月7日被判刑3年。纪斯尊出狱后继续为弱势群体代理维权案件,被长期监控。 纪斯尊2014年10月应“人民日报”社邀请到北京参加“强征土地问题”讨论,途中被福建警方带走刑拘,后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寻衅滋事”罪。2016年4月被判两罪成立,共获刑4年半,7月8日被秘密二审裁决,维持原判。有消息称,代理律师2016年5月会见纪斯尊,发现他身体健康状况很差。  

Read more

北京剑指VPN 外企网络跨境入鸟笼

中国工信部官员日前表示,中国对虚拟专用网络(VPN)的整治,不会影响用户的信息安全,跨国公司可以租用中国官方核准的线路和网络跨境联网。有评论指,中国当局一边严控VPN,一边承诺继续扩大开放,这种自相矛盾的目标无法实现。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张峰在1月30日的中国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对外媒有关中国整顿VPN的提问回应说,工信部主要的规范对象是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也没有国际通信业务经营资质的,同时又租用了国际专线或者VPN违规开展跨境业务经营活动的企业和个人,不会对国内外企业和广大用户正常跨境访问互联网、合法依规开展各类经营活动造成影响。张峰说, “对一些外贸企业、跨国企业因办公自用等原因,需要通过专线等方式跨境联网时,可以向依法设置国际通信出入口局的电信业务经营者来租用它的线路或者网络,也不会给他正常使用带来任何的影响。” 张峰表示,使用中国官方核准的VPN跨境联网不会影响用户的信息安全, 为什么这么讲呢?通信电信经营企业只是提供一个通道、一个网络,对你有关业务是看不到的。其他的经营使用者,也包括经营单位要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规,这是有保证的,我们的宪法规定,公民有通信的自由,企业通信也会受到保护。 中国工信部2017年1月出台了《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互联网接入服务市场开展清理规范工作,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专线(含虚拟专用网络VPN)开展跨境经营活动。此次清理活动将持续到2018年3月31日。在此次整顿活动中,广西一名叫吴向洋的男子,因私建并出租VPN服务,去年12月被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对其判刑5年零6个月,并处50万元人民币罚金。 法新社1月30日报道说,中国的防火墙屏蔽了包括谷歌、脸书、《纽约时报》在内的很多外国网站,一些外国电邮服务也被屏蔽。很多外国公司驻华办公室和个人目前使用未经中国当局批准的VPN服务“翻墙”,实现总部与分部之间的加密通信。这些未经中国当局批准的VPN服务未来可能会被完全关闭,令这些公司和个人如坐针毡。 对于中国加大对VPN的监管,美国纽约“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谢家叶认为, “这种情况我觉得短期内不会改变。其实这个问题的解决也很方便,解决的权力在中国官方的手里。如果说它愿意开放,那么这个问题马上就可以解决。如果说它不愿意开放,那么这个问题的解决可能就比较困难。” 1月30日的中国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工信部部长苗圩承诺中国将继续扩大对外开放,坚持继续“引进来”和鼓励“走出去”双向的开放,欢迎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世界各国的企业到中国来发展、一起分享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的成果。 美国中文网刊《中国事务》主编伍凡认为,中国当局一边严控VPN,一边承诺继续扩大开放,这种自相矛盾的目标无法实现。 “你要把门打开,那你一定要让人家所有的通讯都能正常进行,让本国的总部和在中国的企业能够正常沟通。所以这里面它非常非常矛盾,这个中信部它自己在打架。” 法新社报道引述中国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1月30日公布的对美国公司的调查报告称,无法使用特定网络工具、互联网审查和网络安全,是外国在华公司的主要头疼事项。 (记者:林坪 编辑:寇天力

Read more

助翻墙甄江华被控煽颠 律师提取保候审被驳回

广东珠海维权人士甄江华,被珠海市公安局“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已整整五个月。一周前,甄江华的代理律师任全牛向警方提出“取保候审”与“会见当事人”的申请,但这一申请已于本周三(1月31日)被驳回。 甄江华因协助网民突破网络封锁,去年9月1日被珠海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住所监视居住”羁押,至本周四已整整五个月。甄江华的代理律师任全牛,上周三(12月24日)向珠海警方提出会见当事人等两项申请,均遭驳回。警方在给律师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中称,甄江华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在“不予变更强制措施通知书”中,警方认为甄江华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 任全牛本周五(2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甄江华尚未被检察院批捕,表明涉案不重,应该予以取保候审,警方拒绝没有道理: “1月24日给专案组邮寄的会见申请书和取保候审申请书,他们给我答复是不允许会见,不给取保候审。他现在是被监视居住,没有批捕。这从法律上来说,没有批捕说明罪行不重。不重的话我要求保释,都被拒绝了”。 现年32岁的甄江华(又称GuestsZhen),是一名人权捍卫者,担任“翻墙网” (ATGFW.ORG)的执行主编。“翻墙网”是一个致力于推动信息获取自由的网上平台,旨在向民众介绍中国对互联网的审查,以及如何突破防火墙访问被屏蔽的网站。在刘晓波逝世后的“头七”,广东江门海祭多人被捕,甄江华也到看守所存钱给被捕人士,但在9月1日被捕。 关注事件的湖南网民小彪本周五对记者说:“甄江华于2017年9月1日被珠海当局拘留到现在,律师多次申请会见,也不获批准。昨天任全牛律师收到珠海市公安局书面答复,就说不允许会见,不准取保候审。当局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打压,一直没有停止过,完全不按照法律办事”。 甄江华也是民间维权机构“权利运动”组织的技术顾问,中国维基百科的咨询专家,担任珠海艾滋病预防教育计划的项目干事,该教育计划由香港爱滋病基金会运营。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远 网编:瑞哲)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Read more